她早餐吃馒头咸菜

2021-06-11 10:40

为了攒钱供瑞云读书,一家人省吃俭用,很少吃菜更很少吃肉,一日三餐除了棒子面粥就是白面条。记者在瑞云的家里转了一圈,连炒菜的锅和油都没发现。白面条里加点盐和醋,再揪上几片院子里疯长的野菜叶子,就算是一家人改善生活。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邢瑞云的成绩始终名列班级前五名,高一结束后,她顺利升入高二文科尖子生实验班。

邢瑞云是个坚强的孩子,说到之前的种种困苦,她从来没在人前掉过眼泪,但说起辍学的时候,她的眼泪一下子满了眼眶……让我们都来帮帮她吧,让这个善良坚强的孩子不要因贫困而放弃学业,阻断实现梦想的道路。

只有100元的日子怎么过?邢瑞云说,她早餐吃馒头咸菜,晚饭也吃馒头咸菜,中午和同学合买一份饭自己只吃一半,如果没人跟她合买,她就会故意剩下一些,把吃剩的饭菜泡水当晚饭。就这样,几乎不可能够花的100元,在瑞云那里有时候甚至能剩下一些。瑞云说起这些的时候,神情和语气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一个吃了太多苦的小女孩平静而又坚强得让人心疼。

那年,瑞云刚刚上初一。因为学校要求填户籍资料,瑞云便在家里找户口本,谁知道,在柜子深处,出现在她眼前的,除了户口本,还有一张已经发黄的领养证。

说话间,孙新果打开一个已经破旧到快要散架的柜子,里面是一包最普通的方便面。“这是别人给的,我们舍不得吃,留着给孩子吃。总比白面条有滋味……”在一般人眼中,也许并不昂贵甚至并不那么健康的方便面却是父母省给瑞云的难得的“美食”。

去采访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不愿碰触这个领养的事实,但是,出乎意料地,瑞云说:“看见领养证的时候,也没想太多,就是觉得自己本来没爸没妈的,现在有爸妈疼也是件挺好的事情。而且我爸妈对我这么好,我肯定是要孝敬他们的。”

冀州中学的学习很紧张,一般是每三周或每四周放一次假。每次假期结束返校,邢瑞云都只跟家里要100元的生活费。在学校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这100元要用来吃饭、买生活必需品,有时候还要交一些学杂费。“每次问她吃得好不好,她都说好,每次问她钱够不够花,她都说够花。可是俺们都知道,哪个孩子一个月不花个三四百块钱?俺瑞云从来不说难,从来没闹着要买什么东西,连衣服都是别人不要的……”孙新果眼泪流了满脸,这眼泪是心酸更是心疼。

之后的几年,发现领养证的事,她没对任何人提起。对于年迈的养父母给予她的全部,瑞云知足感恩并没有半点埋怨。

邢瑞云家墙上的相框里放着几张发黄的照片。照片上,小时候的瑞云白白胖胖的,依偎在妈妈怀里,一家人是那么的幸福和满足。但是瑞云很早就知道,她并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孩子。

家里所有的家具和物件几乎都是30多年前甚至更多年前添置的,唯一还能使用的家用电器是一台会摇头的小台扇。瑞云说,那是爸爸为了让她专心学习专门去买的,平时谁也舍不得用,她放假回家时才会偶尔开一下。

父亲的去世,让邢家失去了顶梁柱,更加一贫如洗。再加上今年邢瑞云的村子受了雹灾,农作物几近绝收,她的学费更是没了着落。瑞云一度想到了辍学,她对母亲说:“我不上学了,去打工,我不想您过得那么苦……”

邢瑞云的父亲去世时已经年过古稀,他生前靠耕种几亩薄田维持全家生计,一年下来也不过两三千元的收入。

邢瑞云是听话而争气的,学习上从来没让父母操过心,从小学到中学每年都在班里名列前茅。去年,她更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冀州中学。